国资要闻

【央企楷模⑤】挺起中国民族玻璃工业脊梁 彭寿-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来源:国资委    发布日期:2019-1-16

编者按:2018年12月25日,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发布第三届“央企楷模”,经推荐遴选,中国航天科技孙泽洲、兵器工业集团邹汝平、中国华电艾尔肯·买买提、南航集团刘宇辉、中国建材彭寿、中国中铁王杜娟(女)等6名个人,中国石油亚马尔项目团队、中国三峡集团三峡电厂精益生产管理团队、中国远洋海运中远海运(比雷埃夫斯)港口有限公司项目管理团队、招商局集团科伦坡国际集装箱码头管理团队等4个集体荣获第三届“央企楷模”荣誉称号。今天为大家带来中国建材彭寿的故事。

作为一名严谨的科学家,36年来,他一直耕耘在玻璃科研、设计和产业化一线,带领团队攻克数千项技术难题,彻底改变中国玻璃行业的面貌,为我国玻璃行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做出了重要贡献。

作为企业的管理者,16年来,带领一家濒临生存危机的传统科研院所改制转型为高科技企业集团,打通从研发、设计、生产、装备制造到工程服务的全产业链,国内高端玻璃工程市场占有率、中国出口高端玻璃工程市场占有率突破90%,企业效益增幅高达440倍。

作为玻璃行业的领路人,6年来,实现“由传统玻璃向电子玻璃、光伏玻璃、节能玻璃”转型,打破多项国外垄断,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3项,研发生产拥有自主核心技术的世界最薄0.12毫米柔性触控玻璃,改写玻璃技术世界版图,带领中国玻璃技术和品牌实现从弱到强,在国际上由跟跑、并跑向领跑跨越。

他就是我国著名玻璃新材料技术专家,第23届国际玻璃协会主席、全国劳动模范、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首批“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创新奖获得者、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杰出工程师、把玻璃做到全世界最薄的央企楷模——彭寿。

1982年,彭寿以全科皆优的成绩被分配到蚌埠玻璃工业设计研究院,报到当天,一位老专家感慨地对他说,“中国玻璃工业的起步晚于西方发达国家半个世纪,通过几代人的努力,如今我们已经拥有了一套属于中国人自己的玻璃生产技术,但我国的玻璃生产技术还比较落后,尤其是世界先进的浮法玻璃技术中的许多难题还没有攻克,这个重任就历史地落在了你们这一代年轻人的身上……”当天晚上,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老专家的话像锤子一样重重地敲打在他的心上,他思索着,如何为中国玻璃工业的技术进步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面对国外技术封锁、国内技术力量薄弱,彭寿没有退缩,反而更加坚定了迎难而上和解决难题的决心,无数个通宵达旦,攻关成了家常便饭。作为浮法技术的“心脏”装备,锡槽的物理化学稳定性是关键所在。通过数百次的热工实验,彭寿带领团队终于攻克了这一制约中国浮法技术发展的技术难关,有效改善了锡槽的密封性能,提高了锡槽的热平衡性和热均匀性。这一技术成果应用于生产中,大大提高的中国浮法玻璃的质量。经在应用中进一步完善,使中国浮法技术向国际化水平迈进了一大步。

解决了这一关键难题后,彭寿没有时间享受解决问题的快乐,2000年左右的中国,改革开放已经带给人民物质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而当他看到市场上销售的大尺寸液晶电视,价格普遍在万元左右,玻璃的成本竟占到了30%左右,国内消费者往往难以承受。彭寿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他暗下决心,中国一定要有自己的新玻璃技术,一定要做高端玻璃产品。

十年磨一剑,历史只会眷顾坚定者、奋进者、搏击者,彭寿的坚持终于迎来“守得云开见月明”。特别是,党的十八大提出,要实施国家科技重大专项,突破重大技术瓶颈,发展现代信息技术产业体系,健全信息安全保障体系。中国建材集团宋志平董事长在一次与彭寿的交谈中也提出了殷切希望,他说,中国的玻璃产业一定要实现“由传统玻璃向电子玻璃、光伏玻璃、节能玻璃”的转型。这更加坚定了彭寿向国际巨头“亮剑”的决心,“要做就做第一,中国玻璃要在全球市场与巨人共舞”。在他和团队的努力下,原料提纯、玻璃成分及配方、新型熔化、超薄成形等1000多项技术瓶颈取得重大突破,终于,2013年10月引板成功,短短2个月内便完成了1.3毫米、1.1毫米、0.7毫米、0.55毫米玻璃的成功生产。2014年8月,国内最薄0.3毫米显示玻璃稳定量产,2015年3月,0.2毫米超薄玻璃稳定量产,完美赶超世界先进水平,主要质量性能指标与国外进口产品相当。但是,彭寿和他的技术团队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2016年5月,成功拉引0.15毫米超薄玻璃,实现了“超薄”到“极薄”的跨越。今年4月,完全具有中国自主核心技术的世界最薄0.12毫米柔性触控玻璃横空出世,像A4纸般薄,可实现大面积连续生产。

至此,彭寿带领的企业,彻底改变了超薄玻璃技术的“世界版图”,迫使国外企业多次降价,仅进口产品售价降低一项,中国电子信息产业每年就受益3000多万元,并利用该技术先后建成了20余条超薄信息玻璃生产线,产品在国内20多家主流面板企业批量应用,为下游产业降低成本约860亿元,保障了国家电子信息显示产业的安全。在保证我国信息产业的健康发展的同时,也大大满足了国内需求,电视、手机、平板、大屏等价格大幅下降,玻璃只占到电视成本的11%。如今,相同大小的液晶电视,价格跌到了三四千元,广泛惠及了社会民生。

这些成果仅仅是彭寿36年辛勤耕耘的一个缩影。36年来,他带领团队开发建成世界单体规模最大的“一窑五线”光伏玻璃生产线,引领中国光伏玻璃产业从无到有到强。

他带领团队研发生产出世界最高光电转换率18.2%的铜铟镓硒发电玻璃、世界首块大面积碲化镉发电玻璃,多个关键指标国际领先。

他在玻璃行业推进淘汰落后产能,加快产品迈向高端,成为中国玻璃行业的集大成者。

他引领中国玻璃技术和品牌走向世界,向17个国家出口56条高品质玻璃生产线,创汇50多亿美元,新能源工程、智慧农业工程、新型房屋工程遍布全球,成为欧美顶级光伏电站EPC工程服务商。

他带领蚌埠玻璃工业设计研究院实现了从科研院所到高科技企业集团的华丽转身,在玻璃这个“小行业”探索出科研院所改革改制的“大方案”。

企业有了发展,彭寿更关心的还是整个行业如何实现高质量引领,作为连任两届的全国人大代表,他以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处处为行业发声。

彭寿——跑出中国玻璃“加速度”的领军者,他一路跑来,以科学家的精神拓展了企业家的情怀,通过创新转型挺起中国民族玻璃工业的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