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要闻

《中国有色金属》:“中色股份在印度”系列报道之一,中印有色金属产能合作从这里启航 — 中色股份承建的德里巴铅厂项目回眸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    发布日期:2018-11-7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杂志社微信公众号(2018年11月2日)

 

“中色股份在印度”系列报道之一

 
 
 
1300年前,玄奘西去印度取经,提升了大唐在世界的影响力,开拓了中印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被誉为中印两国的友好使者;
 
1300年后,当“一带一路”倡议和国际产能合作百花竞放之时,中国有色集团出资企业中国有色金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色股份”,英文缩写“NFC”)来到印度这片古老的土地上,相继为印度斯坦锌业公司承建了一系列样板工程,成为输出中国技术、展示中国装备、呈现中国质量的一张闪亮名片。
 
千秋盛世千年梦,一带春光一路情。自2008年走进印度以来,中色股份传承了“做专、做精、做细”的工匠精神,带动了中国设计、中国装备、中国标准的协同出海,树立了德里巴铅厂、SKM竖井项目、锌渣回收项目等经典之作,成为走向印度的一支中国工程劲旅。
 
为了呈现中色股份在印度十年的坚守耕耘,重温滚石上山的奋斗征程,9月上旬,本刊记者踏上印度这片神秘国土,深入中色股份三个项目,实地感受中印有色金属领域国际产能合作结出的累累果实。
 
印度拉贾斯坦邦乌代浦市东北75公里处的德里巴小镇上,坐落着韦丹塔集团旗下的印度斯坦锌业公司德里巴铅冶炼厂。时光倒回十年前。2008年5月9日,中色股份与印度斯坦锌业公司签订了年产10万吨铅冶炼厂的EPC合同。经历了三年多的紧张施工期,2011年该项目竣工投产,同年实现达产达标。
 
 
 
大放异彩的中国元素
 
9月7日,中色股份工程事业二部张永利、魏韦围、李连俭和记者四人前往德里巴铅厂参观采访。经过一夜秋雨冲刷,德里巴铅厂碧空如洗,空气清新。在业主方安全员的陪同下,记者进入生产现场。
 
14.4米长的氧气底吹铅冶炼炉正在作业,圆盘浇铸机前热浪滚滚,粗铅经过浇铸之后,送入电解系统,铅渣则进入相邻的鼓风炉、烟化炉中。在精铅生产线上,印度员工熟练地操作着各类设备,阴极铅板有条不紊地吊装、剥离、堆垛,再经过最后一道熔铸,最终铅锭打捆出库。自2011年7月14日成功生产出第一块铅锭至今,“服役”七年的德里巴铅厂正如一台性能极佳的机器人,昼夜不息地运行者,成为印度斯坦锌业创效创利的主力军。
 

 

雨中的德里巴铅厂

 
李连俭和张永利曾在这里工作了三年,时隔七年再次回到曾经战斗过的阵地,这里的一草一木还是那么熟悉。那栋用彩钢搭建的蓝色小屋是当年的办公室,如今已成为业主的仓库;建设期间种植的小树,如今已枝繁叶茂,树影婆娑。
 
德里巴铅厂是印度第一座采用中国设计、中国工艺、中国装备的铅冶炼项目,年产电铅10万吨,硫酸10万吨,银约350吨,主要工艺采用中国恩菲公司设计的“氧气底吹熔炼—鼓风炉还原铅冶炼”专利技术。该技术已在中国国内多地广泛运用,具有投资少、能耗低、金属回收率高、环保效果好、原料适用性强、自动化水平高等特点,经济和社会效益显著。
 
来自中国的符号在德里巴铅厂随处可见。除中国恩菲设计之外,湖南水口山有色金属集团承担了开车任务。德里巴铅厂的阴极、阳极板浇铸机组和精铅铸锭机组来自河南济源,铅电解整流设备来自湖南株洲,余热锅炉主机来自哈尔滨,电气仪表来自辽宁沈阳……该项目20多台(套)主体设备都是来自中国,除此之外,钢结构、电缆、管道等材料也是国内采购之后,途径印度洋运至此地。中色股份在“走出去”、开展国际产能合作的同时,携手中国制造一同出海,据不完全统计,德里巴铅厂项目直接、间接带动国内装备制造企业超过150家。
 
这是中色股份进入印度的第一个工程总承包项目,也是中国企业承建的海外第一座中国自有知识产权的铅冶炼项目。从建设之初直至达产达标,该项目成为业主方高度关注的重点项目、示范工程,各国合作者纷纷前来现场观摩学习。
 

 

管廊密布的铅厂生产线

 
在德里巴铅厂建设之前,中色股份就与印度斯坦锌业合作,在赞比亚建设了KCM竖井项目。德里巴铅厂现任厂长迪帕克·苏珀瑞曾在赞比亚工作数年,是中色股份的老朋友。“非常好,没问题!”,记者采访苏珀瑞时,他竖起大拇指说:“德里巴铅厂目前运营很好,效益贡献也很突出。这个项目的核心技术非常棒,总图设计、设备配置都很到位,建设速度和施工质量非常好,达到了生产预期。”他一连用了几个“非常好”,表达了对中色股份的由衷赞誉。
 

本刊记者采访德里巴铅厂现任厂长迪帕克·苏珀瑞

 
印度斯坦锌业CEO杜噶尔先生是这样评价德里巴铅厂项目的:“印度斯坦锌业已经有多座铅锌冶炼厂,德里巴铅厂是所有冶炼厂中效率最高、指标最好、设备最稳定可靠的。”
 
 
经历纠结,方得欢乐
 
对于当年的参建人员来说,竣工交付已经很久了,但是留在记忆深处的那些事却难以忘怀。“走出去”开展国际产能合作,由于文化、理念的不同,在交流中难免出现偏差,本来无可厚非,但在印度,这种现象表现得尤为突出,出现了各种各样让大家纠结不已的事情。
 
印度的法律制度沿用英联邦体系,十分全面细致,但在执行过程中,要么不到位,要么很教条。
 
尽管合同反复审核,还是会遇到类似的“坑”——设备试车完好,对方又提出没有提供备件;建好办公楼连同办公家具一同交付,对方甚至会提出柜子里没有衣架。“类似这些要求在中国人的理解中完全是无厘头,但业主方会步步紧逼,我们守住底线坚决不让步。如果我们答应了这些要求,就会付出很大的代价,让成本大幅提高。”张永利说。
 

 

108米高的尾气烟筒成为这里的地标

 
108米高的尾气烟筒矗立在厂区,成为这里的地标建筑。提起这座烟筒,李连俭有话要说。应业主方要求,烟筒钢架安装是由印度一家施工企业分包。开始施工时,李连俭就发现三角型钢构的中心偏离,当即要求整改。他告诉记者:“这么高的钢架,从底部就开始偏离,再往上走,烟筒非倒塌不可,我们在这个问题上绝不妥协,当即下发停工通知,对方十分抵触,中方工程师程凯在与分包商据理力争的过程中情绪过于激动,当天晚上回去就突发脑出血,被同事及时送到医院。在我们的坚持下,印度施工方只好按照我们的要求变更施工方案。建成之后,我们邀请第三方机构检测合格后,才交给业主方。”
 
第一块铅锭产出时的照片,一直保存在张永利等人的电脑里。每当看到这张照片时,当年泥泞不堪的冒雨施工,四十多度高温的挥汗如雨,口干舌燥的据理力争,这些场景一一浮现。酸甜苦辣咸的人生五味,参与建设的每一名中色股份人都纠结过、彷徨过。然则,竣工验收和达产达标的那一天,对这批夙兴夜寐、辛勤隐忍的建设者来说,是最高兴、最有成就感的时刻。
 

 

德里巴铅厂电解车间

 

脱硫和底吹车间夜景

 
 
印度市场从这里启航
 
“破晓了,天亮了,唤醒了整个世界。”十四世纪印度著名圣者卡比尔曾写过这句诗,德里巴铅厂的重要作用也正在于此,这是一座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工程,项目的建成投产擦亮了中色股份的品牌,推开了印度市场的大门,为后续的SKM竖井项目、锌渣回收项目起到了奠基石作用。
 
每一次互动,每一次交流,都是中色股份与印度共同前行的机遇。从2008年在印度破冰启航,到今天成为印度业主眼中履约能力强、服务水平优、综合实力雄厚的工程劲旅,中色股份已成为中印国际产能合作的杰出使者。正如德里巴铅厂厂长苏珀瑞所期盼的那样:“NFC可以提供包括技术输出、工程建设、贸易融资等一系列服务,给印度斯坦锌业带来很多新技术、新工艺、新思维,双方一直都在互相学习和交流,NFC把中国最先进的的技术装备和工程实践带给我们,印中双方将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框架下,继续书写国际产能合作的新篇章。”

 

精铅外运场景